推介丨西泠群英:吴湖帆
来源:本站  时间:2021-01-20 15:10




 吴 湖 帆 




吴湖帆(1894-1968),江苏吴县人。名倩,本名万,字湖帆,以字行,斋号梅景书屋。吴大澄之孙。幼承家学,富收藏,精鉴赏,工诗词,擅山水、花鸟,偶作人物,兼及书法。书融晋、唐、宋、元诸家之长,遒健洒脱。与溥儒合称为"南吴北溥",与张大千合称为"南吴北张",与张大千、溥儒合称为"山水三鼎甲"。解放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著有《梅景书屋杂记》。

 



一个文人画家的日常生活——吴湖帆1933年元月的日记


摘自 | 范景中



吴湖帆先生是20世纪杰出的画家、书法家、收藏家和诗人。他生活在中国社会和中国画坛发生剧变的时代,但却依然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旧式文人的特征,不论是在绘画上,还是在生活上,如果不是抗日战争和50年代的政治风暴震动过他的心灵的话,那么外面的疾风骤雨都好像与他无关。就此而言,他堪称是一个保守派的典型。

本文所用的材料选自吴湖帆1933年元月的日记,为了说明问题,有时也旁涉其他。但始终是以这一个月的活动为中心的。所引用的材料均录自稿本,其时吴湖帆将届不惑之年。

下面我们将讨论他这一个月的日记,为了行文的方便,先看他第一天日记中的几句话:“一年来未有盛况,不料报传日军据山海关,秦皇岛又告危急。”这是他本月日记中仅有的几句关于时局的话,引在这里,作为背景的概述。

1933年元月的日记除14日未记、2日和5日分别简单地写上一句“往大姊处贺年”和“供祖先礼拜”之外,其余20多天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和朋友交往。即使是第一天拜祖先、贺年的日子,所来往的朋友也有10位之多。这些人中,有大名鼎鼎的收藏家和大名鼎鼎的诗人。有篆刻巨匠陈巨来,有刻竹名家盛秉筠,有装裱高手刘定之。吴湖帆本人的活动以及与朋友的交往活动,现据日记所载分述如下。


一、作画、临画

3日:“晚在恭甫处宴。大千、亚农合作仿石涛画,大千画水仙及瓶座,亚农画松,玉岑画梅,子清画柏,恭甫画竹,余画兰及瓶。”

4日:“在恭甫处为百耐画梅扇面,又为佩芬画梅扇面。”

13日:“作画册一叶,为干济。”

15日:“假大千董香光仿荆关山水,临一角。”互借名画,以为临摹,是吴湖帆和朋友们交往中的常事,也是他们学习绘画和鉴定的主要途径之一。甚至宋画、宋刻本的古书也在出借之例。事隔半个世纪之后,这在我们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匪夷所思。当然,借画也有分人的时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满足自己的要求的。例如本月30日所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江小鹣来,赏识文衡山《石壁飞虹图》,欲假临。余以彼尚未完全入门,未与,彼颇懊恼。然小鹣画出笔不俗,能真用功数月即好,惜聪明易误,不肯着力也。近年小鹣于国画颇孟晋,究竟关于气种,不致弄僵,性情亦极和。余所不甚满意者,只其对夫人无调度,反以一荡妇为活宝,百劝不解,此其大病,好友中否之者甚多。”

16日:“为徐悲鸿画夏圭小幅。”

17日:“为礼南画《仿唐六如秋林飞瀑》条幅,此画颇自得意也。”

21日:“晚间学董香光《仿高房山秋林烟峦图轴》。”

27日:“下午临杨龙友手卷遣时。”

28日:“归后访朱镜波,为之补完小卷。此卷余五六年所画未竟者也。”


这个月正是冬日的严寒季节,就像12日、13日、18日和27日的日记中所说的那样:“大雪”、“风雪交加”、“天奇寒”,因此,日记中出现的临画记载并不是很多,现据下月的日记再补一则,以见在吴湖帆的生活中临画对绘画和鉴赏的重要性。


2月13日:“临恽南田《茂林石壁图》,此为余所见恽画第一品,笔墨恣放,睥睨一世,洵为奇迹。去年余得于泗州杨氏者,旋为蒋榖孙激赏易去,至今惜之,乃重假归临一本,聊存梗概而已。恽画传世多纤弱,当时谓见石谷甘自退让,此语窃有疑焉。恽之为何等潇洒旷达,岂其画如弱女子哉!今获此图,始信恽画之真面,其纤弱一种盖皆赝鼎耳。此画归蒋氏后不一月,复于津上得为石谷父子作小卷二,亦绝品也。余自云于恽画所鉴不失,未知世间巨眼肯余言否。”恽南田的这件作品,吴湖帆极为看重,在一个星期后又在日记中写道:“又为恽南田《茂林石壁图》题‘天下第一恽南田画’八大字于首。此真南田杰作,就余所见真迹,此山水论,七八轴、四五卷、五六册,皆不逮云。昔为余物,去年举以易米,归榖孙矣。”(2月20日)



烟江叠嶂图

吴湖帆

117cm×55cm

纸本



二、聚会

结社聚会,是闲暇文人主动要求所过的有约束的生活方式之一,似乎在这种约束中,他们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6日:“博山来作正社画会,与者博山、恭甫、子清、诗初、乐卿、梅邨及余七人。拟加入书家,如王栩缘、邓孝先、吴瞿安、张紫东、潘子义、邹百耐、叶誉虎。须分头接洽。”

9日:“消寒画会第二集,假美术欣赏社,因胃病未去。”

19日:“晚在江小鹣处作消寒第三集画会。”

29日:“今晚为消寒画会第四期,在中国画会。”



松竹石图【非展品】

吴湖帆

112cm×47cm

立轴 设色纸本


三、娱乐消遣

文人的娱乐中,用艺术品去会朋友自然是最高雅的韵事,此项已专条写出。在其他的各种娱乐中,互相宴请已是家常便饭,此处不赘。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他的消闲方式,也见于这一月的日记。

21日:“内子携大儿及恭甫二官去看电影。”

25日:“诸事罢,聚穆藕初前年所贻雪茄吸半枝而睡。此烟藕初仅赠十支,据云为吕宋某人所馈,约每支值贰元许。余藏已三年,仅吸三支,此第四支也。因甚名贵,故记于此。”注意,本月的25日乃是除夕之日。

27日:“张亚庸来,同至泰康□作樗蒲戏,胜七元归。……天奇寒,干雪霏霏。”

28日:“晚间在谢绳祖处夜饭,与藕初、超然骰子戏,胜六元,归已夜半三时矣。”27、28两日赢钱,都在日记中体现出来,这说明当时吴先生的确手头紧迫,就像25日日记中所说的,已到了“几于无法应付”的程度了,赌博虽也是消遣,但此时恐怕与往常不同。

30日:“晚观杨小楼《落马湖》,偕静淑、欧儿同去。”吴先生很爱看戏,梅兰芳、周信芳都是他的好友。他是否经常听古琴,不得而知,但他在其后不久的3月8日的日记中记述过古琴,他写道:“兰荪携宋周必大题霞庭清韵古琴来,弹一曲,殊佳兴也。”



幽篁图 【非展品】

吴湖帆

85cm×45cm

立轴 设色纸本



四、观画

我们现在看画,主要是通过展览会和博物馆,如果想看到好画就尤其如此,而在私家看藏品的机会已成了稀有之事。但在吴湖帆的日记中,这种记录却俯拾皆是。

3日:“在亚农处午饭,晤大千、玉岑,观王觉斯画一件、书四五件。”

9日:“访叶遐庵,同至湖社书画会,俱不佳。在叶处见程芳书卷,甚好,考为王觉斯儿女亲家。”

17日:“观展览会。旋访大千,获见邹臣虎书画各一帧,绝佳。”

19日:“访庞虚斋,观渔山古木竹石册,凡八帧,廉州仿古册十帧,为孝翁作,后有梅邨、烟客二题,笔甚懒,恐系当时代笔。又见程孟阳册八叶,不甚佳。戴文进《春山图》、仇十州《竹梧高士》,俱精绝。文衡山、休承二幅,不真。访叶遐庵,观黄山谷书卷,有吴文定、李西涯两跋,隔水绫有王觉斯一跋,极佳,惜前半失去耳。”

20日:“晨,吴璧城携王叔明《松壑秋云图卷》(《宝绘录》之赝作也)、又石田画扇来,欵云:水落溪桥出岸高,乱峰残叶晚萧骚。独吟独步夕阳在,一路秋风吹鬓毛。沈周。绝佳。”

22日:“徐竹荪携董邦达小幅,真迹也。”

23日:“吴璧城来,约余观樊樊山家恽南田、戴文节两画轴。驱车而往,扫兴而归,皆赝鼎也。画则尚好,应出高手所摹。”

30日:“大千处观新罗《白猿图》,精绝。”

31日:“大千携示郭河阳《幽谷图》绢本真迹,笔墨生动,百读不厌。载入安仪周《墨缘汇观》中,今在庐山蔡金台家。”“又见宋元人集册一本,中高宗、宁宗字二叶绝佳,画中以《疏柳鸳鸯》及夏圭一幅又无名者一幅为佳,无名者类似戴文进笔。吴仲圭《渔父图卷》,仿荆浩本,笔墨极雅,有吴瓘、陆子临、黄黼、释如璬诸跋,皆元季明初人。去年在庞虚斋丈处见一卷,与此相同,题跋则不同,庞卷精神较佳,但余则疑之。今见此本,益信庞本非真迹矣。人咸以画不及庞氏本,然其秀在骨,雅俗迥异,余定为真迹,大千亦以为然。甚矣,鉴画之难也。徐幼文《石涧书隐图》,郑元佑等跋皆真迹,赵文敏题字及徐幼文画皆后人造者。此卷昔年为樊云门物,余亦见过,以非真弃之。大千以归去时晚,遂将卷轴留吾斋,余得饱看一霄,深幸眼福。”

“深幸眼福”,这是文人画家的常用语,也是他们对极乐至福的一种表达。这种体验不是人人都能享受、都能得到的。那些一心想摆脱传统的创新者有时会忽视:在一些古老陈旧的绢素或纸卷中竟然会散发出如此令人着迷、令人忘我的一种历史气息。 



 西 泠 印 社 社 藏 精 品 展 


— 展览地点 —

郑州美术馆新馆 第七展厅

— 展览时间 —

2020.10.25至2021.02.28

— 主办单位 —

西泠印社

中共郑州市委宣传部

郑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 承办单位 —

中国印学博物馆

郑州美术馆(郑州画院)

河南印社



郑州美术馆西泠印社社藏精品展虚拟展厅现已上线扫描下方二维码足不出户就可观展

5.png


文章来源:

【1】节选自范景中《一个文人画家的日常生活——吴湖帆1933年元月的日记》,《新美术》,2008年第1期。

【2】西泠印社官网

文字整理:石方君、华一帆

版面编辑:华一帆

内容校对:袁玥

责任编辑:公共文教部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